廣州潔靈保潔清洗服務有限公司
首頁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手機站
服務項目
聯系方式

聯系人:李小姐
電話:020-8726717
郵箱:shzeneng@msn.com
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清潔工期待著我們的理解和尊重

編輯:廣州潔靈保潔清洗服務有限公司  時間:2012/04/16  字號:
摘要:清潔工期待著我們的理解和尊重
鄭州市共有環衛工人1萬余人,其中,來自農村的臨時環衛工近8000人,全省5萬多名環衛工人中,臨時環衛工占了大多數。他們的工資主要由區財政部門發放,而很多區在財政上存在困難,因此絕大多數臨時環衛工月工資水平只能維持在最低生活標準480元左右。
  干著辛苦的活兒,拿著微薄的薪水,這些“城市美容師”們日復一日地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
  他們日復一日地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他們年復一年地忙碌于綠城的清潔工作,他們恪守著“一人臟換來萬人康”的精神信念。他們就是被我們譽為“城市美容師”的清潔工。他們干著最辛苦的活兒,拿著微薄的薪水;他們付出了汗水、淚水乃至生命的代價,然而卻依舊換不來人們理解的目光和尊重的話語。
  五一節快到了,人們都準備去游山玩水,可他們卻仍然默默無聞地工作在自己的崗位上。近日,記者走近他們,體驗他們怎樣工作,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況……
  昨日上午9時,在鄭州市政四街與經三路交叉口附近,周大媽穿著工裝,外面罩上亮色的反光服,一手拿著掃帚,一手提著簸箕來回在路邊走動,不時低頭用掃帚把地上的雜物收進簸箕。這時,一個煙盒從一輛白色的轎車里扔了出來,車子飛快地開了過去,周大媽站在路邊沒再往前走。紅燈亮了,正在行駛的車慢了下來,周大媽小步跑到路中央,把煙盒掃進簸箕,又看了一下前后的路面,看看還有沒有別的垃圾。抬頭間,綠燈亮了,身邊的汽車一輛輛地呼嘯而過,周大媽只好顫巍巍地站在路中間,直到紅燈再次亮起,車又緩緩地慢了下來,她才穿過車流,小心地折回路邊,繼續來回盯著光潔的路面。像這樣的危險動作,周大媽每天都要重復20多遍。
  周大媽說,她快50歲了,一年前離開開封老家,和老伴一起在這里做環衛工人,雖然每月的工資還不到500元,但她已經很知足了:“花不完,還經常給家里的孫子買點東西帶回去呢。”
  來回往路中間跑去掃東西不怕嗎?記者問。“怕也沒辦法啊,路中間經常有車里扔出的煙頭、紙片什么的,習慣了。”周大媽說,在經三路上,從政四街到金水路的這一段是她的責任區,每天早上7時許,她就開始這段路面的保潔工作。“從北邊走到南邊,再繞到對面從南邊走到北邊,每天應該有幾十個來回吧。”她邊說邊走,不時地來回看著有沒有人隨手扔下的東西。
  周大媽上午的工作要結束了,她收拾了一下工具:“現在路面上人少了,先去吃飯,下午還要繼續干活兒。”一上午,除了在路兩邊的30多個來回,周大媽走到路中間12次,撿煙頭3次,撿煙盒一次,撿報紙兩次……
  4月25日,鄭州市鄭上路大莊段,一名女環衛工人在路邊綠化帶旁邊做著日常的保潔。下午4時許,一輛自西向東行駛的越野車在此處左轉彎,這時,一輛依維柯客車飛速從東邊駛來,雖然發出刺耳的剎車聲,但還是撞到了越野車,接著車頭向北一偏,沖向綠化帶,這名正在綠化帶旁保潔的女環衛工人躲閃不及,被撞出10多米遠。這名環衛工人叫張菊香,經診斷,她左腿骨折,右腿有明顯外傷。而她還不是今年受傷最嚴重的環衛工人,據市政局環衛處工作人員介紹,今年1月以來,已經有兩名工作中的環衛工人被撞身亡。就在半個月前,在鄭州市建設路上,僅僅20分鐘內,就有兩名環衛工人先后被一輛電動自行車和一輛面包車撞傷。
  已經是晚上7時許,在豐產路與政七街交叉口,張師傅還提著工具來回走動著。說起環衛工人受傷的事兒,他笑笑說:“這經常有啊,自己小心就是了。”他說,自己的反光背心一直穿著,冬天的夜里就不用說了,心里特別沒底兒,因為天色暗,走夜路的司機又容易疲勞駕駛,危險隨時可能發生。白天的危險也讓他們防不勝防,因為他們經常要逆著車行的方向打掃路面。去年10月的一個下午,他正在路邊掃地,一輛車斜撞住他的右側,將他撞倒。經醫生診斷,他的右腳踝骨被撞骨折。他為此在家休息了兩個多月才上班。
  “每次聽到又有人受傷就揪心。”張師傅說,因為自己受過傷,每天一聽到誰誰又受傷了,就覺得心里特別地難受。記者在路邊隨意采訪的10名環衛工人中,有4名都被或輕或重地碰傷過。記者在網上檢索發現,涉及環衛工人受傷的新聞有上千條。但是,與體外傷比起來,受到的“心傷”更讓他們痛苦。一直在鬧市區工作的李師傅說,很多人對他們的不理解和不尊重,才是讓他們最難過的事兒。
  25日中午1時,記者在鄭州市二七廣場前想采訪李師傅。“我剛接過班,得先好好看一遍,一會兒再聊吧。”李師傅說。因為正中午,來往的人多,記者就跟在他的后面,和他一起邊工作邊聊天。除了行人常坐的條椅附近,每次走到公交站牌時,他都來回轉幾圈,生怕有些地方的垃圾沒有看到。他說,三年前從老家禹州出來,一直干清潔工,也挺忙的,所以很少回家。上早班時,他們每天凌晨3點半起床,4點開始在崗位上清掃,一直忙到12點半。下午班則要從12點半開始,要忙到晚上7點半(冬季到7點)。早上和中午各有半個小時的吃飯時間,有時候路面太臟,他們連飯都顧不上吃。
  “苦點累點沒啥,可有些人故意制造麻煩,這最讓人心寒。”他說,就在前天,一中年女子坐在椅子上休息時,手中的瓜子皮不停地往地上扔,他上前制止,中年女子卻說:“給你發工資,就是讓你掃地的。”他只能不停地來回掃著這片地方。“我這還好點,沒被打。”他自嘲地笑了一下,同事因為勸說別人被打的也不在少數,就在上個月,在紫荊山廣場,一個同事在勸說行人別扔紙片兒時,就被打了一頓。
  環衛工人的保潔工作還要接受清潔公司每天的例行檢查,有關部門也會不定期地抽查,考核的結果同環衛工人收入掛鉤。也許你不經意扔出的垃圾,不僅是對他們辛勤工作的踐踏,也可能會給他們帶來經濟上的損失。
  他們期待著我們的理解和尊重
  中午11時,附近的小學要放學了,路邊站滿了等待接孩子的家長。在政四街口的周大媽開始在自行車、電動自行車群里穿梭,她說,學生們放學的時候比較忙,害怕學生們隨手將手頭的零食包裝袋或者紙片兒扔在地上,要跟得緊一點。一個小學生走上前,把手里的冰淇淋包裝袋直接扔到了她的簸箕里,她笑著對孩子點點頭,扭頭對記者說:“現在的孩子懂事多了,把垃圾要么扔在垃圾箱里,要么就是直接扔到我的簸箕里,很少往路上扔東西了。”過了一會兒,她像是想起來什么似的,又加了一句:“要是車里的人也不往外扔東西了,我們就不用老往路中間跑了。”
  正在接孩子的劉女士說,她見過環衛工人受傷的場景,感覺他們很可憐:“如果開車的集中注意力,應該會減少對他們的傷害。”
  一旁的周先生說,自己常騎電動自行車,也知道危險,但只要人人都守規矩,就不容易出事了:“開車的小心謹慎了,騎車的不盲目求快了,走路的也不亂丟垃圾了,這樣自己安全了,別人也就安全了。”
上一條:清潔公司提醒客戶空調清洗“游擊隊”有貓膩 下一條:保潔游擊隊眾多市民深受其害